• <rp id="4fzmn"><object id="4fzmn"><blockquote id="4fzmn"></blockquote></object></rp>
    <tbody id="4fzmn"><noscript id="4fzmn"></noscript></tbody>
      1. <legend id="4fzmn"><pre id="4fzmn"></pre></legend>

        <tbody id="4fzmn"></tbody>
        1. 《冰雪之名》展現兩代冰雪人追夢成功

            從2022北京冬奧會開幕至閉幕,歷時近20天,國家廣電總局重點指導項目、冬奧題材重點劇目《冰雪之名》的首輪播出也正式收官。結局中,中國短道速滑運動員金瑩在六國邀請賽上代表中國隊第一個沖過決賽終點線,獲得了2022北京冬奧會的參賽資格,兩代人的冰雪之夢終于得以實現。

            在冬奧會與冰雪運動的熱潮之下,《冰雪之名》的播出在社會各界引發廣泛熱議。日前,該劇導演白濤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在他看來,冰雪運動相較其他運動,條件較嚴格,成本投入較高,因此,其在中國的發展也不能單純從體育競技層面思考,反而,它反映的是中國的時代進步和國力強盛。這也是為何,《冰雪之名》作為一部冬奧題材,卻將更多視角聚焦于冰雪運動與中國四十年變遷間的關聯,并采用群像方式,展現兩代冰雪人截然不同的追夢步伐。“不管是我們還是當下的運動員們,真的應該感謝這個時代,給了大家圓夢的機會。”

            導演曾與短道速滑運動員楊陽是同桌

            白濤與《冰雪之名》的緣分,可以追溯到三十年前。

            白濤是吉林長春人,土生土長于東北雪鄉,從學生時代開始便在長春市體育運動學校學習自由式摔跤。中國短道速滑運動員楊陽、王春露、馮凱等,都曾是白濤的師兄妹,其中楊陽還曾是他的“同桌”。

            在冰雪運動的氛圍下長大,白濤比非專業人士更能體會此類項目的專業性之高,拍攝難度之大,以及普及性之局限。“夏季奧運會有很多對抗性競技,比如摔跤、柔道、拳擊,群體覆蓋面也更廣一點。但冰雪運動很多都是技巧性的,比如高臺滑雪、U型池。而且受地域局限性也比較大,北方(觀眾)相對會比南方(觀眾)接受程度更高一點。”

            因此在拍攝過程中,白濤首先注重冰雪運動的專業性展現?!侗┲飞掀?ldquo;冰雪情緣”聚焦花樣滑冰雙人滑,下篇“冬奧夢想”講述短道速滑,白濤第一時間便把劇本發給從事這些項目的老同學,請他們擔任技術顧問,在人物關系、訓練過程、器材設施等諸多專業方面提建議,糾錯誤。同時,白濤也根據對方提供的訓練視頻、訓練計劃、技術編排圖解等資料,與演員、攝影、美術、造型等主創團隊及時探討、調整劇本,讓《冰雪之名》盡可能和專業運動員靠近。

            此外,白濤也力爭規避專業局限,從細枝末節展現冰雪運動員的真實質感。冰雪運動并不像跑步、游泳等全民運動,普通人經過短期訓練就可模仿大概。尤其是花樣滑冰、短道速滑等項目,其專業運動員都是從幾歲開始不斷訓練、沉淀十幾年,才能實現對冰雪的駕馭,“絕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冰上跑步。”但事實上,劇中大部分演員只有屈指可數的滑冰經驗,甚至有的人在拍攝前都沒有上過冰。

            因此,在主演們經過十余天突擊訓練的基礎上,白濤也并未要求他們在冰上駕輕就熟地跑起來,而是更多從“人物塑造”角度“破題”——在生活細節上做足功課。比如,演員們必須熟練掌握冰刀怎么穿,護目鏡怎么戴,頭盔怎么戴;充分了解花滑和短道速滑運動員在賽場上的形態、表現、情緒、表情。而挑戰花樣滑冰的演員們,還要利用自身舞蹈動作和表演上的細節,與專業運動員的氣質實現完美貼合。

            劇中大量花滑、短道速滑的高難度全景鏡頭,大多是邀請專業替身拍攝。但劇組也應用了輔助器材,例如在冰上、雪上架設的特殊軌道,幫助演員也能在冰上實現快速滑動效果。“我們希望通過強化賽場上、訓練中的運動員的質感,讓人物狀態更加自如、真實,提高冰雪運動展現的完成度。”白濤說。

            以冰雪展現時代變遷從冬奧講述追夢故事

            過往冬奧題材大多聚焦冰雪項目、運動員成長,但《冰雪之名》卻另辟蹊徑,將故事分為上、下兩篇,以上世紀80年代到2022北京冬奧會之前,一家人為了冰雪夢想不懈奮斗的故事,串聯起中國與冬奧結緣的40余年發展歷程。

            其中,上篇故事“冰雪情緣”圍繞花樣滑冰雙人滑運動員嚴振華與李冰河展開,以上世紀80年代的東北雪鄉發展困境為大背景,構建了早期冰雪運動員想要走向大城市,追求冬奧夢想的坎坷與艱苦。相較劇中大量花滑技巧的展現,白濤印象更深刻的是伴隨冰雪夢想,嚴振華與李冰河,以及與各自的家庭之間,由親密關系、時代發展帶來的成長陣痛。尤其在最后的結局中,嚴振華為了照顧家鄉的父親,放棄了花樣滑冰夢想和朦朧的愛情;李冰河也背負著對夢想的渴望和分離的感傷。兩人走向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我們都是從那個年代過來的。那個年代的價值體系和認知,讓我們除了夢想,還背負了太多東西。自己的選擇總是需要考慮別人。冰雪運動是美好的,但人的成長往往伴隨著撕裂與傷感。”白濤說。

            如果說“冰雪情緣”兼具美感與力量,下篇“冬奧夢想”則更強調速度與激情。下篇延續上篇的故事,講述了在新時代的背景下,運動員的圓夢條件也變得越來越優渥。嚴振華的兒子嚴陽帶著父輩對冰雪運動的熱愛,不顧父親反對,入選短道速滑青訓營,卻因種種原因成為女隊陪練。但經過刻苦訓練,最終一路打拼為正式隊員,他通過冰雪運動實現了自我價值,也完成父輩未完成的冬奧夢想。

            “當下這個年代,年輕的孩子們已經不需要為別人活著。這與上篇的選擇形成鮮明對比,這也是時代的發展。他們要為自己的理想而追逐。”白濤表示,嚴陽最后通過自己的拼搏,感動了父親。兩代人之間通過冰雪運動,實現了和解與成長,也是下篇想要表達的另一層情感主題。

            兩個時代的故事循序漸進,暗含中國四十年的時代發展,這些都讓《冰雪之名》具有強烈的時代印記,在上、下篇的視聽語言上,白濤進行了明確的時代劃分。例如,上篇整體顏色偏油畫質感,從初升的太陽到漸落的夕陽,都打造了強烈的逆光效果。美術、影像、鏡頭語言、人物整體造型上,也明顯刻畫了懷舊基調,以細節堆砌出改革開放初期中國的社會現狀。而下篇的整體光線則由復古變成明亮,顏色更加鮮艷,更加接近現代生活審美。

            情感戲只是輔助,花滑運動給“愛情”自由空間

            《冰雪之名》編劇梁振華曾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如果一個競技題材都在談賽場、談輸贏,那勢必變得單薄。真正吸引人的還是運動員們走上賽場前的故事。這也是為何《冰雪之名》塑造了嚴振華與李冰河因花滑結緣、相戀,最終卻因家庭等種種原因分道揚鑣的情感線索。

            對于《冰雪之名》的感情戲,白濤坦言,開拍前主創曾深入探討是否要加入愛情線。最后他們還是認為,《冰雪之名》更偏向于寫實。相比純粹的競技比賽,團隊更希望聚焦冰雪運動之外,運動員為夢想拼搏、奮斗的過程,其中也包括情感和生活上的成長。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信息并不發達,物質生活也不富足,每個人都背負著極大的生活壓力。恰恰,愛情是那個年代最彌足珍貴,也是最奢侈的精神食糧之一。那個年代,人們在情感表達上也是含蓄的,所以在兩人為花滑夢想共同奮斗的狀態下,更顯得這種朦朧的、默契的感情難能可貴。

            而下篇的故事則完全聚焦于運動員的訓練和拼搏,極大減弱了情感的展現。“在長時間的互相幫助、互相扶持的狀態下,下篇的男、女主角也只是滋生了一點點(感情的)苗頭。下篇我們想留空間讓觀眾去品味和解讀。”

            主創團隊也為此走訪了專業運動員。據悉,與其他運動項目不同,花樣滑冰的教練員通常不會反對隊內戀愛。因為雙人滑大多是從“青梅竹馬”便開始搭檔,要一起度過十幾年的時光。兩人不僅要共同完成高難度動作的挑戰,同時也要從表演中尋找情感表達。很多雙人滑的比賽曲目,都是以愛情作為主題,這更需要兩人之間具備絕佳的羈絆與默契,不需要語言溝通,只需要一個眼神、動作,就能意識到彼此之間高強度的信任,輔助兩人完成一套高難度和漂亮的動作。例如,冬奧會花樣滑冰冠軍申雪、趙宏博便是真實的“冰上情侶”。

            “這是花滑區別于其他運動的真實情況。”白濤坦言。

          《冰雪之名》中表現的運動員努力拼搏的精神吸引了觀眾。

            【熒幕之外】

            《冰雪之名》走進社區,感動退役冰雪運動員

            《冰雪之名》不僅獲得了專業人士認可,同樣深受廣大普通觀眾的喜愛。2022年北京冬奧會比賽期間,“北京視聽零距離”——電視劇《冰雪之名》走進社區活動陸續在京舉行。該活動是北京市廣播電視局為探索構建廣播電視和網絡視聽公共服務新模式所開展的2022年“北京視聽零距離”系列活動之一。從前門、體育館、白紙坊、什剎海到朝陽門、團結湖中路北社區,近百位居民在“迎冬奧、慶新春”的歡樂氛圍中一起觀看了這部冬奧題材的電視劇,并與演員們實現了近距離交流。

            前門街道草廠西社區居民李曉靜透露,因為女兒在追《冰雪之名》,所以她以為這是一部年輕人看的劇,但接下來她決定和女兒一起追劇。“故事很精彩,情節勵志,老人和年輕人都能產生代入感,這是非常難得的!”

            朝陽門社區趙爺爺的家人也有練過體育的,他看完《冰雪之名》感慨道:“那會兒運動員真的太苦了,冰雪運動也沒這么普及,很多訓練的場地、器械全靠自己‘白手起家’,就靠著這么一股勁堅持下來??吹竭@個劇想起以前的親身見聞,他們真的太不容易了。”

            體育館街道四塊玉社區作為國家體育總局的家屬社區,有不少國家體育總局退休老干部和退役運動員,大家在觀看期間熱烈地交流,分享著觀劇感受,也一起回顧往昔為夢想拼搏的崢嶸歲月。居民劉仙坦言,劇中訓練花滑的場館,和她此前參加訓練的場館非常相似,體現了劇組的用心。“我現在好想去原來訓練的場館看看,不知道它還是不是我記憶里的樣子。”

            居民楊文靜的小孫子恰巧在學習短道速滑,夢想著能像武大靖一樣在冬奧會上摘得獎牌。“看劇的時候,就覺得下篇的男主角有著武大靖的影子,想趁小朋友還在放假,讓他陪著我看這部勵志且精彩的《冰雪之名》。”(記者 張赫)

          原標題:《冰雪之名》展現兩代冰雪人追夢成功

          責任編輯:郭微微
          • 新海南手機客戶端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手機客戶端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微信公眾號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微博

            用微博掃一掃

          電影

          透過電影觸碰世界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谑薪鸨P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