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4fzmn"><object id="4fzmn"><blockquote id="4fzmn"></blockquote></object></rp>
    <tbody id="4fzmn"><noscript id="4fzmn"></noscript></tbody>
      1. <legend id="4fzmn"><pre id="4fzmn"></pre></legend>

        <tbody id="4fzmn"></tbody>
        1. 新海南2022年新年獻詞丨青山不遮 大道直行

            節序無盡,花事有時。舊的一年跫音漸遠,但因為信風往復、翻山越海;新的一年如期而來,必然會萬物昭蘇、花海蓬勃。

            一天、一年或是一生,在必然之境里并沒有什么大的不同,怒放也好,荼蘼也好,不舍也好,都將面臨新的代謝。但怎么過好這必將過去的一天、一年或者一生,讓揮汗如雨的日子如上下求索的先輩所愿,如花好月圓的平生所愿,如基業長青的事業所愿,卻又大有不同。

            因此,在今天這個時間節點上總結與展望,不是泛濫的俗氣,而是應有的責任,意在追因尋果、抬頭看路,意在漿洗征衣、再上征程。對于蓬勃展開的海南自由貿易港和為之生活、為之奮斗在這片土地上的千萬人口而言,又該怎樣看待收成,怎樣瞻望前路,怎樣利涉大川?我們以為,至少有三件事可以思之。

            第一件事,守望初心。

            初心易得,始終難守。因其難守,不時回望。1926年秋,海南崖縣農會在軍閥黑暗統治下悄然成立。創建者是曾經就讀廣州國民大學的青年共產黨員麥宏恩。他和創建瓊崖黨組織的許多熱血青年一道,成為海南歷史上第一批矢志再造故鄉的返鄉大學生。

            不料次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麥宏恩被捕入獄。他自知性命難保,在獄中寫下給父母的最后一封家書后英勇就義。家書中,既有“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的愧疚,也有“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的悲壯:“故男矢志救人類于自由、國家于平等,盡為人之道,不至與草木同朽……人生必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生有輕于鴻毛……以革命之血,換得自由之花,死得其所矣!”先賢司馬遷《報任安書》中的名句“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用之所趨異也”,從西漢長安,到民國天涯,穿越了兩千多年,在這個革命青年的高貴靈魂上得以踐行。

            在海南90%以上人口是文盲的當年,麥宏恩曾是家中支柱、族中希望、人中豪杰,當時還沒有子嗣,但面對生與死的考驗,沒有猶豫、慷慨赴難。在黨的百年歷史上,特別是革命戰爭年代,犧牲了太多太多這樣的杰出人才。假設他們能夠活下來,親眼看看這強盛的中國、這蓬勃的海南,那該有多好!所以,歷史的宏闊、英雄的選擇、百姓的日常三者之間并不遙遠。

            歲月荏苒,轉眼百年。2021年前三季度,海南實現地區生產總值同比增長12.8%、增速排全國第二,兩年平均增速排全國第一;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13.7%;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34.2%;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31.9%、增幅排全國第一;實際利用外資同比增長424.1%、增幅排全國第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12.1%,增幅排全國第四……

            當看到海南的這些主要經濟指標增速歷史性地排在全國前列,今天的我們如果念及司馬遷難以設想的全面小康,念及麥宏恩無法看到的煙火海南,或許心有所感:念念不忘,千年回響。一代人腳程的終點,就是又一代人躍馬的起點,那些最初的念想,就這樣穿過一代又一代人的胸膛,似曾相識,熱烈滾燙。我們奮斗的意義,其中就包含著這樣樸素的感情:“愛你所愛的人間,愿你所愿的笑顏”“見你未見的世界,寫你未寫的詩篇”。

            第二件事,遵循規律。

            重要關口,尤需勇毅。勇毅之要,把好規律。過去一年來,省委強調把握運用規律的頻次顯著增多,提出要研究和把握市場規律、科技規律、教育規律、新聞規律、信訪規律、疫情防控規律、信息化建設規律,乃至省黨政代表團前往廣東、上海、江蘇、浙江等先進發達地區,實地考察改革開放規律。這是值得關注的重要現象。

            發展經濟特區,貫穿中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全過程。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就是海南經濟特區在新時代的新使命。因此,把握建設規律,必須牢記興辦經濟特區的目的。鄧小平同志曾說:“我們建立經濟特區,實行開放政策,有個指導思想要明確,就是不是收,而是放。”“海南島好好發展起來,是很了不起的。”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2018年視察海南時,也反復叮囑“應該在開放方面先走一步”“要堅持開放為先”。因此,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這個重大國家戰略,首要的不是區域發展意義上的戰略,而是擴大開放意義上的戰略,是在經濟全球化遭遇更大的逆風和回頭浪的重大變局下,彰顯我國擴大對外開放、積極推動經濟全球化決心的重大舉措。這也是海南在融入和服務新發展格局的過程中,提出要打造國內國際雙循環重要交匯點的重大邏輯。

            把握建設規律,必須用好解放思想的武器。改革開放與思想解放,是相輔相成的?;赝母镩_放初衷,面對當前重大使命,海南相繼出臺激勵干部新擔當新作為的實施意見、公職人員容錯糾錯辦法和容錯糾錯、澄清正名、重新使用典型案例通報發布制度;針對唯上是從、故步自封、不思進取、弄虛作假、畏手畏腳、膽大妄為、坐島觀天、教條主義、諉過于人、朝令夕改等實際工作中存在的十類問題,重申解放思想、敢闖敢試、大膽創新,再次成為海南的雄渾旋律,勵志把經濟特區的窗口、試驗、排頭兵作用發揮得更加充分。

            把握建設規律,必須守好風險防控的底線。從建省辦經濟特區,到建設自由貿易港,改革開放的環境發生了巨大變遷,30多年前相當于在白紙上畫畫,30多年后側重于制度集成創新。這也意味著海南要從單純的探索者變為復合的探路者、示范者、新標桿,意味著要更加重視“膽子要大、步子要穩”的問題,不可脫離國情,不可閉門造車,也不可毫無章法。比如通過對經濟特區的發展規律研究發現,深圳、上海等地發展早期,無一例外都把工作重心放在打好基礎上面,真正的經濟爆發性增長,往往是在十多年后。深圳第一個十年的實際利用外資總和為27.34億美元,與海南2020年一年的實際利用外資總額差不多。比如研究發現海南歷史上的三次“大起大落”,問題都出現在重大政策落實的早期,都源于急于求成、急功近利的心態,對“黑天鵝”和“灰犀牛”相互轉化的規律性認識不足。

            改革必然要擔風險,但決不能在根本性問題上犯顛覆性錯誤,既大膽地試、大膽地闖,又實事求是、善作善成,如此才能行穩致遠。在接下來的一個時期,應該深化這樣的共識:把風險防控作為事關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成敗得失的最關鍵變量,把準方向、激發活力、蹄疾步穩,就一定可以把自由貿易港建設這一手好牌打好。

            第三件事,振奮精神。

            每臨大事,須有靜氣。起而行者,可致千里。說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和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是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是因為在世界的百年變局和中國的戰略全局中,中央賦予海南新的獨特歷史使命,故而可以在歷史前進的邏輯中前進,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發展。也就是在這樣的邏輯和潮流中,今年將迎來黨的二十大的勝利召開、省第八次黨代會的深入部署。

            這本是披星戴月、乘風而起的時代,本是望盡天涯、燈火閃耀的海南。這樣的時代、這樣的海南,決不屬于顧影自憐、甘愿躺平者,而是屬于永不自滿、善抓機遇者。成績是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會是別人恩賜施舍的,只能靠勤勞、智慧、勇氣干出來,哪怕日拱一卒,也有寸進歡喜。與此同時,這樣拒絕平庸、尊崇實干的氛圍也將一年盛于一年:不尊重規律的舉措,往往事與愿違;不實事求是的方法,大抵疏闊無用;不擊中痛點的良言,也將淪為無人景從的寂寞“雞湯”。

            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是一場長達30年的馬拉松比賽,需要幾代人的接力長跑。每個人處身其間,都可火前留名,跑出精彩一棒。特別是各級黨員干部,更應該甘為“栽樹人”,愿當“先鋒官”,樂成“孺子牛”,像革命先輩一樣奮斗,成為自由貿易港建設的靚麗風景:他們前仆后繼、一望無際,他們胸懷大我、沒有私心,他們珍惜時光、風雨兼程,他們既是遠方光閃閃的洪流,也是身邊活生生的個體。然而,如果有人因為風雨勞頓而止步,因為怕擔責任而避事,因為能力不足而放棄,因為虛名浮利而成堵點,那么日后面對繞膝兒孫、回首往事的時候,必然就會因為虛度年華而悔恨,會因為碌碌無為而愧疚,會因為自己在海南自由貿易港大廈建成的過程中既無功勞、也無苦勞而落寞失神。

            在2021年11月全省作風整頓建設年暨“查堵點、破難題、促發展”活動第三次推進會上,沈曉明同志曾說:“只要我們持之以恒抓整頓,作風頑疾是可以治理的;只要我們真刀真槍抓落實,堵點難點是可以解決的;只要我們比學趕超不服輸,先進經驗是可以學會的;只要我們舉一反三想辦法,各項工作都是可以做得更好的。”江浙干部花10年時間,可以學會上海經驗;海南干部花10年時間,只要知恥后勇、奮起直追,想必也可以學會先進發達地區經驗,并不斷開創新的發展經驗,開辟新的實踐境界。

            “人民是看實踐。人民一看,還是社會主義好,還是改革開放好,我們的事業就會萬古長青。”到那時,海南島就更好地發展了起來,就會無數韶華雖逝,滄海月明如昔,青山流水從來不曾遮蔽創造歷史的人。

            新的一天,新的一年。海南島上花正開,人有精神最蓬勃。

           ?。▓坦P人:三人的路)

          本文為新海南客戶端、南海網原創評論文章,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和來源。
          南海網評論投稿郵箱:sp0898@163.com 歡迎廣大評論員積極投稿。
          責任編輯:林鴻偉
          • 新海南手機客戶端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手機客戶端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微信公眾號

            用微信掃一掃
          • 南海網微博

            用微博掃一掃

          獨家評論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谑薪鸨P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